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姊姊的守護者

My Sister's Keeper/Jodi Piccoult
雖然你想要抓住某個人離開這個世界的酸苦回憶不放,然而多少還是會從指縫間漏掉。活著的行為是潮水:開始時似乎一點都沒差別,然後有一天你往下看,看到痛苦已經沖蝕掉了許多。


習慣把所有的人事物歸類成善與惡的我,在這本書中,我無法正確的判斷怎樣才是對的,怎樣才是錯的。
安娜,為了救白血病的姊姊凱特而經過完美的基因配對所生下來的孩子。他的臍帶血是拿來救他姊姊的,他的淋巴細胞也是拿來救他姊姊,他第一次被抽骨髓是他六歲的時候,也是為了救他姊姊。凱特因為安娜而多活了十年,直到凱特病到需要一個腎時,安娜崩潰了,他哭著說他不想要捐腎給凱特,因為他不知道他老了之後,如果只有一個腎的他也需要人家捐給他時,他不知道要找誰捐給他,但他也不希望凱特死掉。看到這裡很難不心酸。
莎拉,安娜與凱特的母親,在閱讀的過程中常常會覺是一個好偏心好偏心的母親,甚至認為安娜雇用律師只是想要多引起他們的注意,會覺得他是一個壞心眼的母親,當他拜託安娜說,就只要再捐一個腎給凱特就好了,如果仍沒有辦法使凱特好轉,那他就再也不用對凱特做什麼了,在我看來,這等於是告訴一個孩子:你已經沒利用的價值了。我常常會懷疑這個媽媽到底愛不愛除了凱特以外的孩子,但一直到了最後我才知道。
雖然所有人類的死亡率是百分之百,但是生命仍是不公平的,上帝對凱特不公平,於是安娜被生下來,又是一段不公平人生,這個作者藉由第一人稱的方式,寫下書中每個角色的想法,流暢筆觸卻給我帶來許多冷靜之下也無法接受的衝擊;我曾經在CSI犯罪現場看過類似的劇情,一個小女孩的出生也是為了救他的哥哥,可是最後死了,被他的親生父母殺死了,因為拒絕再提供任何的資源以供他的哥哥活下去,我想不論是誰,要不要繼續捐贈都是難以決定的,就像安娜,他不希望凱特死掉,但同時他也想保有他的權利。最後結局出乎人意料之外,會有人不喜歡這樣的結局,但作者認為那是唯一能對書中所有人物當頭棒喝的方式,告訴他們什麼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。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非公開コメント

Calendar
09 | 2017/10 | 11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- - - -
Entries
Profile

小筆

  • 小筆
  • 誰もいない世界へ 私を連れて行って
    人にやさしくされた時、自分の小ささを知りました
    Books,Music,Drama,
    Diaries in my life.
Recent Comment
ted goff
有趣的英語小漫畫
Category
Archives
Links
Search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RSS

&freearea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